中国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信息中心

美媒盘点:美太空军创建周年六大事件

2021-01-04 09:32:46       来源:参考消息网

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2020年12月31日刊发题为《2020年六大军事太空事件》一文,作者为内森·斯特劳特。全文摘编如下:


美国太空军的头一整年标志着美军在太空领域进入重要发展阶段。从一个新生的军种发展到签订大规模的新发射合同,2020年是太空领域繁忙的一年。以下是对2020年军事太空事件前六名的扼要陈述。


太空军初具规模


2019年被人们视为美国太空军创建之年,而2020年就是这个新军种初具规模之年。


太空军指挥官约翰·雷蒙德将军说,太空军是70年来建立的第一个新军种,太空军在成立第一年里有5个重点领域:发展人员、发展理论、提出独立的预算、进行部队设计和向联合指挥部提供相关部队。


2020年,太空军有了第一名成员和太空作战司令,在这个新军种里增加了2500人,在其“拱顶石理论”中定义有别于军事力量的“太空强国”,设立三个司令部中的第一个,开始实施一系列采购改革。


太空发展局订购第一批卫星


在2020年,太空发展局确定了其在国家太空事业中的地位:建立一个由近地轨道上的数百颗卫星组成的新的“国防太空架构项目”。这个架构——是一个基于太空的网状网络——的核心将成为联合全域指挥控制系统的太空组成部分,该系统是五角大楼将任何传感器与跨军种和领域的任何力量投射单元联系起来的努力的一部分。太空发展局在今年夏天满怀信心地争取和批准了首批合同。


陆军测试连接空间传感器与“射手”


表面上,美国陆军并没有高调涉足太空。然而,陆军在“2020融合”计划方面取得重大进展。


简而言之,陆军希望能够将任何传感器与最佳“射手”(即力量投射单元)连接起来。卫星既被用作探测威胁的传感器,也被当成一种网络,用于将整个战场上的传感器和“射手”连接起来。


战术图像卫星是“2020融合”计划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拍摄战场图像时,卫星会将其数据传送至地面站,然后利用人工智能处理图像,自动侦测威胁,并向陆军的“射手”提供瞄准数据。


在这一新设置中,卫星可以提供必要的传感能力,以实现超视距瞄准,并大幅压缩数据从传感器到“射手”所需的传输时间。


太空探索技术公司和联合发射联盟公司赢得“大单”


从某种意义上说,尽管全球疫情蔓延,2020年的太空军事事件可能由几个小型发射供应商的崛起和成功来主导。然而,今年最大的发射合同是传统的重型发射合同。


2020年8月,太空军与太空探索技术公司和联合发射联盟公司签订国家安全太空发射合同,前者得到3.16亿美元,后者得到3.37亿美元。


该合同将在5年的时间里——从2022财年到2027财年——为太空军和国家侦察局的30多次重型发射提供支持。这对太空探索技术公司来说是一个重大胜利。


在轨服务带来新机遇


2020年,作为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太空物流系统提供的商业卫星寿命延长服务的一部分,两颗商业卫星首次成功在轨对接。


虽然这次任务完全是商业性的,但它对军方有重大影响,因为军方正在考虑利用太空物流系统的服务来延长自己卫星的寿命。


商业轨道卫星服务可以远远超出简单补充太空燃料储备的范畴。继2月份成功对接后,太空物流系统宣布与国防部高级研究项目局就地球同步卫星的机器人服务计划建立伙伴关系。


该计划致力于创建首个配备机械手臂的商业航天器,能够对已经在轨道上的其他航天器进行维修、增强、组装、检查和迁移。


也许在轨服务不会像人们希望的那样具有可行性和成本效益,但在2020年,这一概念成为现实。


俄罗斯继续反卫星武器测试


2019年和2020年,五角大楼利用俄罗斯等国开发和测试反卫星武器作为建立太空军的理由。至少可以说,2020年俄罗斯为那些认为该国的太空活动具有挑衅性的人提供了大量口实。


2020年,俄罗斯进行了两次直接上升式反卫星导弹试验,这种导弹能够击落近地轨道卫星。当时兼任美国太空司令部司令的雷蒙德在4月份的第一次试验后说:“俄罗斯的直接上升式反卫星导弹试验提供了又一个例证,证明美国及其盟友的太空系统面临的威胁是真实的、严重的,而且还在与日俱增。”


但或许比直接上升式导弹更令人担忧的是美国太空司令部所说的在轨反卫星武器试验。


2020年7月,美国太空司令部宣布,一枚俄罗斯卫星似乎向太空发射了一枚高速飞行物。美国官员毫不讳言这种能力是一种武器。



AG亚洲登陆